当前位置: 首页 > 名人故事 > 袁宝璟死刑的最后一天为什么脖子缠白围巾

袁宝璟死刑的最后一天为什么脖子缠白围巾


 39931421371749.jpg   袁宝璟被刑警押解上刑场 20年前,还是穷学生的袁宝璟,推着一辆破败不堪的三轮车,走街窜巷为京城数不清的杂货店送油盐。 10年前,30岁的袁宝璟是全国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,旗下拥有60多家控股、参股公司,集团总资产扩张到33个亿。 1年前,40岁的袁宝璟,因雇凶杀人罪被判死刑。 对袁宝璟来说,命运的大起大落、起伏跌宕就连他自己都深感惊愕。2005年10月14日,袁宝璟经历了一次真正的生死关。那天,他被通知“暂缓执行死刑”。对于他逃过此“劫”的解释,曾有传言称是因为他决定向国家捐赠巨额石油资产而换取一命。而事实上,宣布对袁宝璟“暂缓执行”的是辽阳市人民检察院,理由是袁宝璟“有重大揭发检举行为”,据说他检举了一起涉及1.2亿港币的经济犯罪大案。 直到今年3月17日前,袁宝璟的家属还相信事情会有转机,不料最终盼来的还是最坏的结果。3月17日上午,这个有着双面人生的年轻亿万富翁被执行了死刑。 亿万富翁流着泪上刑车 本报记者连线宣判现场记者 3月17日上午8时40分,曾经名噪一时的北京建昊集团董事长、亿万富翁袁宝璟被押赴辽阳市太子河区东京陵乡石咀子的新殡仪馆,在注射死刑执行车内被执行死刑,与他一起被执行死刑的还有其兄袁宝琦、堂兄袁宝森。至此,亿万富翁袁宝璟雇凶杀人案二审尘埃落定。《法制周报》记者及时连线《辽沈晚报》驻辽阳站记者于非,请他讲述当时的情形。 记者:袁宝璟在行刑前有没有和家人见过面? 于非:当天早上6时10分,袁宝璟的妻子卓玛出现在看守所,与丈夫做最后的告别。看守所看上去和以往一样安静,但我们却隐约感觉到里面的紧张气氛。我们看到从远处开来几辆轿车停在看守所门口,车上下来一些人,这些人表情严肃,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其中一名黄衣女子眼睛已经哭红,有人认出她就是袁宝璟的妻子卓玛。 记者:当时法院现场的情况怎么样? 于非:进入法庭现场时,袁宝璟的家属神情黯然,一对70多岁的夫妇拄着拐杖互相搀扶着等待接受搜身检查,看到老人年纪较大,大家都自动给老人让出一条路,让老人先进法庭,维持秩序的一名女法官一边检查一边嘱咐老人上楼小心点,这二老自称是袁宝璟的“家里人”。 记者:袁宝璟在法庭上是什么表情? 于非:袁宝璟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,脖子上围着哈达,表情比较平静,还不时地跟亲朋打招呼。4人的眼圈微红,隐约可以看出哭过的痕迹。袁宝森的眼圈最红,4人中,袁宝琦是袁宝璟的亲哥哥,袁宝森和袁宝福(被判处死刑,缓期2年执行)是他们的堂兄弟。 记者:旁听席上亲属反应如何呢? 于非:袁宝璟的大娘因为情绪激动,高喊着袁宝璟的名字,坐在旁听席上的袁宝璟的弟弟一直含着眼泪,身体微倾着望着站在审判席上的哥哥,坐在记者身后的被害人汪兴的妻子则开始鼓掌:“终于还我一个公道了”。 记者:听到宣判结果后,袁宝璟有什么表现? 于非:一直面无表情的袁宝璟开始喊冤,并高喊自己要检举,之后袁宝琦、袁宝森、袁宝福3人也跟着喊,旁听席上的家属情绪也一度失控,开始叫喊,但袁宝璟的检举没有得到法庭的采信。随后4人被分别带出,袁宝森一边往外走一边嘱咐亲属“好好活着”。人群中传来了哭声。 记者:听到亲人的哭泣声,袁宝璟他们哭了吗? 于非:袁宝璟兄弟3人没有说话,最后流着泪陆续上了刑车。10点45分,袁宝璟的大哥把袁宝璟的骨灰放入事先准备好的骨灰盒,然后交给在 奥迪车中呜咽的卓玛,随后,骨灰被运回北京。



看网友对 袁宝璟死刑的最后一天为什么脖子缠白围巾 的精彩评论